*失忆梗
*清水,甜。
*贺玄求婚梗
(这是全篇,实力混更略略略,因为上次两篇好像没什么人能看到……重新发一次😝)

(一)

师青玄做了乞丐之后,比贺玄想象的要悠闲自在多了,偶尔运气好可以遇到好心人家蹭吃蹭喝,偶尔去河边钓上几条鱼开荤,过的轻松惬意。

“其实做神仙也是很累的。”师青玄在破庙里对其他人说道。

“嘁——你又没做过神仙,你怎么知道?”一个人嗤之以鼻。

“就是。”

“我就是知道——”

“你又来了哈哈哈哈哈。”

今天运气差了点,坐了一下午也没见一条小鱼上钩。河里映着他变得脏兮兮的脸,叹了口气,刚想弄点水洗把脸,又从倒影看到身后有个人。师青玄认得她,是镇上一位丈夫早逝的妇人,家中...

◎OOC.囚禁梗
◎微r18 肉渣
◎200fo
(致敬公子欢喜《鬼嫁》中我超级喜欢的一句原文:“人世太苦,我陪你。”)

正文↓
晓星尘是被一滴雨吵醒的。

他下意识伸手去擦,才惊觉自己右手被金属扣锁住了,铁链的撞击声在安静的夜晚里格外刺耳,喉头干燥地难以发声,像一团火在燃烧般难受。晓星尘紧蹙着眉,这时一只滚烫的掌心抚上自己的脸,刚要挣扎的时候猛然发现手掌小拇指处空荡荡。柔软的唇瓣贴上来紧随着的是清凉的液体,从喉处一直流至五脏六腑,凉到了心底。薛洋执意要让他喘不过气方松口,看着他温润如玉的脸颊上因缺氧而染上绯红,看着他浅浅的喘气。

这是晓星尘被锁住的第一晚。

之后他说的每句话都是要薛洋放他走。他...

*罪己诏梗 车
*旧私设。

*一辆自行车还拖了很久真的抱歉orz

@史蘇

万历九年

“召张元辅。”太后冷冷的对宫人说道,随即又看向跪在门前的朱翊钧,怒不可遏道:“跪个两三日再说罢!”
十九岁的朱翊钧泪流不止,看着远去的太后,嘴里仍然求饶,“母后!孩儿知错了……”
张居正赶来时便是这样一副场景,他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朱翊钧,一句话都没说便去觐见太后。朱翊钧望向那个眼神,顿时心凉犹如坠入冰窖,怔怔的看着张居正的背影。
几个时辰过后,张居正才悠悠走出,朱翊钧已是两眼发黑,双腿亦麻木无知觉。张居正挥挥手,宦官忙去扶起跪着的朱翊钧。

到了乾清宫内,朱翊钧仍然跪着。
“先生,学生知错了……”整整一天...

*车 触手play 兽化注意
*私设

*糖

全文链接

茕茕白兔,东走西顾。
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。
(论为什么我脑子里只有r18)

石墨

https://shimo.im/docs/VBIreiICn1Qku8tM/

wb不发了,最近好像有点严格..

*r18全文链接

*是!糖!

*小甜饼

石墨点我↓
https://shimo.im/docs/ERhKDDPwPo85UtAh

微博点我↓

https://m.weibo.cn/5529367392/4227754704650242

后续:
贺玄震惊的张了张嘴,鬼王头一回恼羞成怒,他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。
“你……想得到美!”
师青玄笑的更欢了,他亲吻着贺玄的眉眼,安抚似的说:“嗯嗯嗯!贺玄就是喜欢师青玄!喜欢的不得了!”竟是什么也不怕了。
贺玄愤愤的吻上他的唇,堵住那过于嘈杂的嘴。
“嗯。”
微不可闻的,贺玄轻轻的应了一声。消逝在灯火通明的鬼市之中。

*全文链接!
*50fo点文
谢谢小可爱们!
微博
https://m.weibo.cn/5529367392/4225841100086212
石墨
https://shimo.im/docs/eZ6gv6kingQoITX0

◎全文微博链接r18注意
◎评论补档
高速飞车
https://m.weibo.cn/5529367392/4222819329415981

◎全文走链接
◎微博评论补档

https://m.weibo.cn/5529367392/4221395318250236

(双玄真好吃!
r18注意!!

全文走链接(。

评论补档链接

◎车慎入

*就是车!

*无视年龄差  私设有OOC注意避雷

*私设
*朱翊钧x张居正
*无视年龄差
*慎入,囚禁play(大概)注意避雷

张居正坐于阁中,望着堆起的奏疏,难得的发起了呆。
他想起跟随徐阶老师斗争的年月,想起夺情事件,想起神宗大婚。十六岁中举,二十三岁进士,曾经那位江陵神童如今坐在了全国最好政治枢纽的殿堂中。他张开双手,微微发怔。
这双手都是岁月的痕迹,原本是可以作诗作画,也可以下棋博弈饮酒作乐。
或许是看到民生艰难,国家飘摇,看到严党的无恶不作,就下定了决心罢。在阿谀奉承,投机取巧的黑暗里有那么一束光,是他毕生守护着的。
小小的身影趴在案旁,吃力的握着笔,一笔一划的写着什么。
【先生,先生!这是朕今日写的字!】
他看见自己微笑的摸了摸孩子的头,嘴上说着...

*私设有,大概会有后续(ӑ_ӑҨ)

*慎入

*朱翊钧x张居正

*ooc属于我,他们属于大明

*依旧纯粹《张居正大传》,对话部分参照原文
*有什么错误,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。纯属意淫。
*太岳真棒。

万历五年
殿上,一阵空气凝结的气氛,朱翊钧坐在龙椅上,脸色阴郁。今日得知张居正父亲去世了,这就代表着他要守制丁忧三年,若有皇帝特别指定,不许解职,将其“夺情”方能留住丁忧大臣。
张居正自然不得怠慢,照例咨行吏部,请题放回守孝。不过多久,吏部就接到神宗圣旨:
       【朕元辅受皇考付托,辅朕幼冲。安定社稷,朕深切依赖,岂可一日离朕?父制当...

*私设有

*纯属意淫

*没费多少笔墨脑力,纯粹《张居正大传》里万历与张居正的对话。就当给自己一点糖吃吧x

万历七年二月,十七岁的朱翊钧病了,发疹。
三月初,朱翊钧病体大愈。
朱翊钧这天神清气爽,待宫女服侍洗漱后,接到礼部奏疏,说是初九这天让皇上视朝。
“终于又能见到先生了。”朱翊钧看向殿外,万里无云的晴空就像他此时的心情,他又转身对侍从说道:“传朕口谕,朕明日早朝,切欲与先生一见,明天上朝前,在平台召见,说与张先生知道。”侍从应了。
初九日黎明之时,张居正已在文华殿等候,朱翊钧召见,张居正叩头称贺:
“恭维圣上福寿无疆,皇上大病初愈,臣甚是开心。”
朱翊钧坐在殿上,看着伏在地上的张居正,一时无法言语...

*纯清水
*糖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空华睁开狭长的双眼,熟悉的床幔映入眼帘,耳边传来一阵绵长的鼻息,转头就看见那人着一身纯白衣,背对着他熟睡着。空华轻轻的凑在面前,蜻蜓点水般在那张清秀的脸上啄了一口,随后轻手轻脚起了身。
         天刚刚破晓,露水未尽,鸟儿也还未出巢。清甜的粥飘着味弥漫在旧宅上空。天大亮时,慵懒的艳鬼才坐起身,半垂着眼睑发呆。倚着门框的黑衣男人满眼笑意,高高的发冠将墨发束起。桑...

公孙鸡爪

只吃副cp的 薛晓/双玄
主cp留给原著,我是不会写哒XD
哪天写了电竞同人也说不定。

© 公孙鸡爪 / Powered by LOFTER